蔬菜价格,养殖网,养殖业什么最赚钱

乌鲁木齐菜价上涨:没赶上趟 菜农也没赚上钱

时间:2015-08-30 来源: 点击: 次

8月蔬菜价格逆势上涨,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?乌鲁木齐市周边蔬菜种植供应如何?菜农是否赚得更多了?8月25日,记者前往乌市米东区、安宁渠、五一农场等多个蔬菜基地探访调查。

没赶上趟 菜农也没赚上钱 菜贩包地种植是趋势但应做好市场调控防止垄断价格

8月25日,五一农场一处菜地,齐国喜夫妇在地里把蔬菜装箱。张已 摄

前两茬叶菜赔第三茬减少种植

青格达湖乡是乌市叶菜种植基地之一。8月25日,记者来到青格达湖乡6队,已是中午1时许,菜农黄云萍仍在地里忙活,她将地里的快菜铲出来,扒掉黄叶再一把把装箱,下午有专门的菜贩子来地头拉菜,一公斤快菜批发价是3.5元。

“现在菜价行情这么好,收入还不错吧?”记者上前询问。黄云萍嘴巴一撇:“价钱好是好,但是没赶上趟。”

黄云萍家有12亩地,种有苦瓜、辣子、茄子、生菜、油白菜、快菜等。由于前两茬叶菜价格非常便宜,到第三茬时黄云萍减少了叶菜种植面积,“生菜地头批发价涨到10块钱时,我家的生菜还不成熟,现在生菜可以上市了,但价格也降下来了。”黄云萍说。

每年,黄云萍将一半的地用来种叶菜,由于第一茬和第二茬叶菜都没赚上钱,到第三茬时黄云萍只种植了4亩叶菜,在种植的5种叶菜中,仅油麦菜赶上了最好的批发价。

“今年种植的第一茬叶菜,地头收购价才三五角钱一公斤,卖一个大棚的叶子菜,才四五百块钱,还不够种植成本;第二茬叶菜上市时八九角钱一公斤,又没赚上钱,就第三茬叶菜赚了点,但填补上前两茬叶菜赔掉的,到现在还是没赚上钱。”黄云萍说。

跟黄云萍一样,同在一个生产队的李翟成今年种叶菜也没赚上钱,“第一茬叶菜地头收购价0.35元/公斤,当时我气得铲掉两个大棚的叶菜,然后种上了瓠(hù)瓜,去年瓠瓜行情好,卖到两块多钱一公斤,但没想到现在瓠瓜成熟了,地头收购价才三四角钱一公斤,连种两茬菜都亏了。”李翟成说。

由于瓠瓜收购价太低,李翟成也没心思再好好管理瓠瓜,瓠瓜藤长了虫子也没打药,原来的小瓠瓜已长成南瓜那么大,直到掉到地上也没摘。

记者见到李翟成时,他正在地里扒瓠瓜藤,两块瓠瓜地中已有一块瓜藤被扒掉,种上了油白菜、快菜。“还有一块地的瓠瓜藤也准备扒掉,种生菜和油麦菜。”李翟成说。

才半小时工夫,地里扒拉出来的老瓠瓜已扔了一大堆,这些扔掉的瓠瓜只能喂牛喂羊。

记者从青格达湖乡6队了解到:受前两茬叶菜不赚钱影响,第三茬叶菜种植面积缩减30%左右。

旱死或早熟形成供应缺口

记者从新疆九鼎农产品批发市场了解到:目前供应乌市的叶菜主要来自南山、米东区、青格达湖乡、西山等地。一般在乌市周边一块地一年能种植四五茬叶菜,每茬叶菜生长周期为45天左右,其中来自青格达湖乡的叶菜4月初就可以上市销售。

除受价格波动因素影响叶菜种植外,叶菜产量比较大的南山片区今年则遇到旱情,“今年7月份高温天时,因为缺水,刚出苗不久的香菜有一半苗子被烫死在地里。”在水西沟乡种菜的菜农刘金福说。

同样,在仓房沟租地种植菠菜的菜农夏敏,7月份种的菠菜也有一半被旱死。“天热到41℃那天,菠菜都晒蔫了,要水没水,过了3天水来了,等水浇过去晒蔫的菠菜已缓不过来,全被水淹死了,总共死了6亩地菠菜。”夏敏说。

乌市南部片区缺水导致叶菜枯萎,而在北部片区种植的蔬菜,则因为热风把蔬菜早早催熟,形成部分果菜几天内扎堆上市,之后又形成新的供应缺口的情况。

“天儿太热,本来一株西红柿上结的柿子,陆续在一个月内成熟,结果热风一刮,一星期内无论大小全都红了,不得不全摘下来卖。”五一农场菜农徐玉柱说。

据新疆北园春市场统计,7月底8月初,因早熟西红柿扎堆上市,批零价从两三元一公斤降到2元以下,最低降到1.4元/公斤,而自8月中旬起因西红柿供应出现缺口,价格一路上涨,到目前批零价已涨到4.8-5元/公斤。

徐玉柱家种植了上百亩蔬菜,每年种植10种蔬菜,最近蔬菜虽然逆势上涨,但徐玉柱也感慨说没赚上钱,“天气热,菜要浇更多的水,平常种的菜一星期浇一次水,天气热每天都得浇水,还有雇人摘菜的工钱也涨了,平常100块钱一天,天气热一下涨到150块钱一天,就这样还找不到人”。

菜农难赚钱干脆把地包给菜贩

菜价跌,农民的菜烂地里,菜价涨,菜农仍难赚到钱。菜价起起落落,菜农并无话语权,乌市周边一些菜农干脆将地包给菜贩种。

米东区三道坝新庄子村是有名的大葱村,10年前这里家家户户都种植大葱,“大葱最便宜时,地头价仅两角钱一公斤,行情最好时也没超过1块钱一公斤,大葱的价钱都是菜贩子说了算,每年大葱种到地里,心里一点谱也没有,赔赚只能靠运气。”新庄子村综治办主任邱金成说。

年年种大葱,年年难赚钱,后来农民不再种葱,种植面积减少导致大葱涨价,这时菜贩开始介入种植大葱。

“大概五六年前,村里来了一些菜贩子包地种菜,他们一包就是上百亩,雇人种大葱,到现在整个村的菜地,60%-70%包给批发市场菜贩子种菜了,还有20%左右的菜地包给苗木商种树苗。”邱金成说。

最近一两年,这些来自批发市场的菜贩在新庄子村除包地种大葱外,还种植香菜。“包地的地价是400块钱一亩,若是我们出肥料、出劳力将香菜种好,他们一亩地给1000块钱,菜贩子一般不来农村,他们都在批发市场批发菜,等我们把菜种好了给他们打电话,他们就来拉菜了。”新庄子村农民张景台说。

张景台家10亩地全包给菜贩子种植香菜,一年种植三茬香菜,连带包地收入和给菜贩打工种菜收入,一年能挣2万元,而要是自己种菜卖,菜价行情好时种10亩地大葱能挣1.6万,碰到大葱行情不好时只能挣三四千块钱。

“菜农经过核算后,觉得自己种菜不划算,现在绝大多数都将地包给菜贩种植,自己夏天种菜,冬天进城打工,一年收入也能落上3万元。”邱金成说。

事实上,目前不止是米东区的菜农将菜地包给菜贩子种,包括五一农场、南山等地,越来越多的蔬菜地被批发市场菜贩子包去种植,还有菜贩在南山包上千亩地种植洋葱。

对此,自治区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认为,菜农将菜地包给菜贩种植,并非一件坏事,这是农业产业化的发展趋势,但在蔬菜种植规模集中化同时,流通环节也应做好市场调控,防止菜贩联合垄断部分单一产品蔬菜菜价。
?

分享到:
相关文章: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验证码 匿名发表

相关栏目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